无耻老鹤

忌日快乐

#占tag歉

请问有什么kc同好群吗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真的很想和大噶一起玩耍


#辣鸡手机像素真吉尔差
是神仙同学 @上鸣真的没电 给画的俺家oc和一只Monika!我dfshdkekqlzwiq哭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红蔷薇

完全写不出设定的一个孩子

红蔷薇的死传了一天又一天

红蔷薇的歌唱了一遍又一遍

红蔷薇的红染了一片又一片

红蔷薇的心碎了一点又一点

不过,红蔷薇是谁呢/smile

好想写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写什么【】

“真像啊。”月十四一边吃着第十五份草莓蛋糕,一边盯着吴明和一旁闲的没事干的星海大人。

啪。蓝修打了个响指,星海大人的发色一下变得和吴明一样。全能神无视了侍从的尖叫并一脸得意的看着那位刚拿起第十六个盘子的男人:“现在是不是更像了?”月十四点头。

那么,与星海大人一模一样的星河先生,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吗?

月十四在脑内构思了一下把星河先生的头发略微加长,刘海盖过眼睛,再变成另一种发色,最后在脸上添一截胡茬后的形象。

啧。


“话说起来,我和你说过我最初喜欢的是你哥吗?”Diamond变出一条蓬松的狐尾抱住。

“你说过三十七遍了。”King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揉乱了Diamond的一头灰发。

“如果我再重复第三十八遍会怎么样?”

King把Diamond摁在沙发上,一双金瞳如利剑般。

“那样的话我会让你明白,现在谁才是你的合法丈夫。”


悄咪咪的 @灵


好想撩开提尔提非的长袍看看下面是不是吊带袜啊【停

我好想嗑班杰提尔啊【】即使我不会产粮

求大噶别翻我黑历史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