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被爱的废物
⚠️请不要抱头像⚠️

慌了,为什么搞仗花的要关注我这个花仗人

+

在首页看到喜欢的老师推了自己子博的渣文

+

一切都不会变好,但我至少可以让它不那么坏。

+

我被喜欢的老师点红心了被另一位喜欢的老师点蓝手了我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虽然可能只是因为花仗粮少【】

+

现在已经怂逼到不敢写同人了【】

+

#不太会写东西,为花仗贡献个蠢不拉几的小段子

#虽然很没用但还是提醒一下是单箭头仗的幽灵花和根本看不见花的仗


——

幽灵离开的那个下午东方仗助正在从港口回家的路上,手里还数着老爸钱包里的大钞。一阵暖风吹拂他的脸和额头,像是什么人温柔的一吻。而他会毫无察觉,只是想着这些钱能不能买下自己早就看中的那双鞋。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空荡荡的作业本被翻到了最后一页。不知谁的字迹那么清秀,旁边还附了一个画得还不错的大头像。那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它将随着风远走高飞,然后成为天堂里某位先生秘密的故事。或许某天挚友齐聚之时他会不经意间提起,或许某天那男孩也来到时他会表明心意。但更可能的是他会把它埋在心...

+

他吞吃着尸体的血与肉。

他不想吃,可是他停不下来。

那维系着他的命。

+

序蝶好他妈真

+

还好,没人看,那应该是没什么丢人的了

+

可能是有生之年最正常的一个梦

+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丢死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有毛病吗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要死了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三个小时十五分钟

能否为星辰与海的小王子献上最后的祝福

+

很想专门开个号或者子博吹承承【】

+

“你不戒烟我们就离婚。”

“离婚就离婚。”

砰。被踹了出去。

——

“最近过得怎么样。”

“很好,非常好。在和你离婚后我试着去戒烟,并且我学到了很多。”

“现在你是个成功人士,对吗?”

“也许是……我甚至觉得你其实早就想离婚了,戒烟只是一个借口。”

“事实上,我就只是想让你戒烟而已。”

“顺带一提,虽然我现在还挺成功,但我始终没有找到比你合适的另一半。”

“我也一样。”

+

苏林霖

追求完美的疯子

或者用某人的话来说

“暴君”

+

#假装是预告

-破烂树重修

-苏林霖

+

杀死一只怪物需要分几步?

+

头晕,祝我好运

+

剁肉馅时胡思乱想有感:如果哪吒和夜叉都能好好说话那后面的乱七八糟一大通事也就都没了

+

恨天高好好看啊想给漂亮小男孩们穿【】

+

想写那种因为过高要求自己而把自己逼疯的孩子【】

+

来说说蓝修吧。

这个男孩很容易冲动任性,或者,怎么说呢,容易被冲昏头脑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但事后他就会陷入无尽的后悔里,被良心追着谴责,即使他下次还是会这么干。他在努力地改正自己的这个缺点,但结果貌似就是他太过小心翼翼以致变成了懦弱。他总认为自己做的什么都是错的,认为自己什么都做不好,即使他是所谓的“神”。鼓励他或许会有一点点用,就那么一点点,他会觉得自己不配——好吧,确实有那么点开心。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样,或许是先天或许是后天,或许是由于当年他和亚白的性格互换。好吧,也可能是因为他太过于强迫自己了——强迫自己去做个完美的人。但结果我们都看到了,他只能变得更加凄惨,成为一个畸形的可怜孩子...

+

他亲吻那五毫克的绝望。

+

那个梳着马尾的女孩戴着黄色的鸭舌帽,穿着绿色的T恤,米色的裤子,背着粉色的有点像我小学同学用过的背包。我不认识她,可我知道她是谁。

她转头的时候很明显认出了我,即便她也不认识我。她的脸很模糊。

我笑了,笑得无比尴尬,手心里全是汗。

然后我醒了,早晨五点五十九。

+

渴望变得温柔

+

去往埃及的某个晚上。

“本来我不想告诉你的,但是想想你这大嘴巴大概也不敢和他们说,所以让你知道了也无妨。”

波鲁那雷夫想了想被两个白金之星一起欧拉的感觉。而原先靠在阳台的花京院典明宛如没事人一般回到床上。

——

回到日本的某个晚上。

“哥,”承子自从上了高中就很少管承太郎叫哥,“花京院死了。”

承太郎想说真是够了,又觉得不太合适。最后,他为她披上了一件外套。

月光静静地洒在他们身上。

+

他们是星辰与海的双生子,是乔斯达家的双生子,是背负宿命的双生子。他们是璀璨的小王子和小公主,是最闪耀的希望。

他们在生命的前十七年活得恣意潇洒,然后的二十五年磨去棱角学会如何长大。承子始终没有结婚,而徐伦比起老爸明显更喜欢姑姑——虽然这对兄妹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外貌和灵魂。

再后来的后来,她会推着轮椅,轮椅上是她的兄长,脸上有一道疤。仗助能修好他的伤,乔鲁诺能为他换一只眼睛,但谁都对这道疤痕无能为力。徐伦结婚了,所有孩子都长大了,而他们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我在梦里见到了花京院,”承太郎说,“他说,希望你能获得幸福。”

“我现在很幸福。”承子回答。

+

可恶,我的神奇言论都被垃圾话给埋住了想删也找不到

+

你是否也曾向不存在的神明祈祷?

+

空条承太郎是海洋的孩子,他的灵魂终将嵌入海洋,沉默而永恒。

+

© 越来越秃 | Powered by LOFTER